首頁 > 新聞資訊 > 儒商蔣愛軍:平生最愛江忠源,手機歡迎24小時“騷擾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儒商蔣愛軍:平生最愛江忠源,手機歡迎24小時“騷擾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0-09-05 17:25:46

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8月24日,長沙,地表溫度37°C,氣象臺再次發布“高溫橙色預警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天心區“華新花苑”一處家裝施工現場,易家裝飾公司董事長蔣愛軍,帶著監理部幾個人,正在進行巡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丁監理,這個踢腳線的公差至少有5毫米,怎么沒標注?”一半是酷熱,一半是搵怒,蔣愛軍臉色有點難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可能!”丁監理脫口而出,也難怪,小丁是剛從湖南大學土木工程學院畢業應聘進公司的小伙子,人不彪悍枉少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可能?”蔣愛軍眼神犀利盯他一眼,“這樣吧,如果少于5毫米,罰我?!?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幾個人于是抬來水平尺,仔細測量,果然,公差6毫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蔣愛軍掏出紅色馬克筆,在踢腳線上畫了一個“×”,扭頭對監理部經理說,“按公司規定,小丁本月績效罰款200元,你負連帶責任,罰200元,”又對小丁道,“我不是裝逼,有些話我說了800遍,罰款不是目的!身而為人,特別是我們‘易家人’,一定要有擔當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平生最愛江忠源
                    擔當,是蔣愛軍的口頭禪,也是他的座右銘,更是易家裝飾企業文化的核心要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人之心,惟敬則常存,不敬則不存?!?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“無事時,敬在里面;有事時,敬在事上。有事無事,吾之敬未嘗間斷也?!?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42歲的蔣愛軍,特別推崇朱熹的這兩句名言,“所謂‘敬’,其實就是擔當意識,具體量化,就是認真做好每一件事,對自己做的每一件事負責到底?!?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湖湘文化最核心的8個字,‘經世致用,敢為人先’,我個人的理解,是讀書必須要讀務實的、有用的;做事要搶做、敢做,‘雖千萬人吾往矣’,任何年代,任何一個單位,勇敢都是一種稀缺品質,而勇敢的升華,就是擔當意識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酷愛歷史的蔣愛軍,是個不折不扣的儒商,他坦言他的擔當意識的養成,一是源于故鄉的先賢,二是源于自己的父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蔣愛軍是邵陽新寧人,提起故鄉,如數家珍,自豪之情溢于言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從漢朝建夫夷候國(漢景帝的孫子劉義的分封國)以來,新寧人才輩出,將星薈萃?!?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南宋有追隨岳飛抗金的楊再興,明朝有助鄭成功七下西洋的兩廣總督李敏,清朝最牛逼,曾一度呈現‘隔墻兩制臺,隔江兩提臺,五里七道臺,十里八藩臺’的鼎盛局面?!?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晚清時期,小小一座新寧縣,四品以上的高級干部,居然多達200多人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最讓新寧人津津樂道的“隔墻兩制臺”,是指隔著一道家族圍墻,劉家祠堂出了兩位赫赫有名的總督(制臺)——曾任兩廣總督、直隸總督、云貴總督的劉長佑;曾任兩江總督、兩廣總督、南洋通商大臣的劉坤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劉坤一雖比劉長佑小12歲,卻是后者的同宗叔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蔣愛軍認為,提起聲名遠播的“二劉”,必須先提他們的帶頭大哥江忠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的偶像就是江忠源,沒有之一?!笔Y愛軍坦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據陳寅恪的觀點,馳騁天下的湘軍集團分三支:一支是曾國藩、胡林翼的湘軍,屬主力部隊,紅遍大江南北;一支是左宗棠的楚軍,收復浙江,遠征西域,名頭也不??;一支則是江忠源、劉長佑、劉坤一的楚軍,同樣戰功赫赫,而且是‘書生殺賊’的開山鼻祖,卻鮮為人知?!?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江忠源和劉長佑‘讀大學時’,都是岳麓書院多年學霸,江是師哥,劉是師弟,后來劉長佑更是帶著比自己小12歲的叔叔劉坤一,參加江忠源組建的楚軍,迅速成為骨干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世人盡知曾國藩,天下誰識江忠源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 “湘人以書生殺賊,自江忠源始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楚軍(湘軍)之功勛,江公(江中源)引之也,湘人之士氣,江公作之也,江公種其因,后人食其果?!?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觥觥忠烈,俠劍儒巾,提挈子弟,始張楚軍。湘軍之萌,江(中源)作先聲,實倡義旅,曾(國藩)繼其武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江忠源是“正統上層人物中投筆從戎的先驅”,是近代史上漢族重臣大面積崛起的肇始,不僅為后人進入政壇提供了入場券,還搭建了湘軍將帥登上政治巔峰的第一道云梯,他是中國最早私募兵勇,興辦團練,重創太平軍的地方子弟兵主帥,是名副其實的‘湘軍之父’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辭黔撫而握兵符,以討賊為急,不以開府為榮,觀其所志,非有國士之風歟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蔣愛軍還說了個小故事,道光十七年(1837年),江忠源在長沙考中舉人,后到北京考進士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江忠源的“落拓不羈,伉爽尚義,俠氣酣暢”,引起曾國藩的注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兩人湖南老鄉初次見面,交談甚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期間出了一個小狀況,江忠源不慎將茶杯掃落在地,跌得粉碎,他卻并不為悖,仍談笑自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曾國藩于是悄悄對郭嵩燾說:“凡人言行,如青天白日,毫無文飾,必成大器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關于“伉爽尚義”的江忠源,與“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,為師為將為相一完人”的曾國藩,蔣愛軍坦言更佩服前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位于北京宣武區爛縵胡同的湖南會館,曾傳頌一副對聯,‘包送靈柩江岷樵,代寫挽聯曾滌生’?!?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意思是在北京的湖南學子,如果不幸得病或他原因去世,江忠源(江岷樵)總是‘包送靈柩(遺?。睾?,而曾國藩(曾滌生)卻是秀文采、寫挽聯?!?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古人客死他鄉,必歸葬故里,而運送靈柩,是一項非常艱巨、費時費錢的活。這也從側面,印證了江忠源的講義氣,有擔當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從咸豐二年(1852年)四月,橫槊馬上,在湘江蓑衣渡設下伏兵,擊殺馮云山,到此后短短的一年多里,出入鋒鏑,憑著一刀一槍的戰功,江忠源從一介書生,升為同知、知府、道臺、按察使、巡撫,成為封疆大吏,別說清朝,就是在歷史上,也是絕無僅有?!?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江忠源在風雨飄搖中擔任安徽巡撫時,明知被太平軍重重圍困的廬州(合肥)是一座‘死城’,仍抱定‘人在城在,城破人亡’的信念死守?!?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血戰四十余天后,太平軍炸毀水西門,攻入廬州,江忠源拔刀自刎,被親兵奪刀,都司馬良勛背著他逃走,江忠源猛咬馬良勛的耳朵,奮力掙脫,繼續與太平軍交戰,到達水閘橋時,已身中七處創傷,于是投水殉國,年僅42歲?!?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江忠源這是在用生命踐行自己的擔當??!咸豐甚至心疼不已,說‘朕寧可不要廬州,也決不要江忠源死’,可惜了,可惜了!”蔣愛軍唏噓不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我之所以對江忠源推崇備至,是因為他是一個活生生的人,就如同一枚硬幣,硬幣的A面,他會讀書、能打仗、有擔當;硬幣的B面,他喝大酒、打麻將、逛青樓,當然,這些都是不良習慣,都是劣跡,但正因如何,他才是一個有血有肉的男人,而不像曾國藩那樣幾近如神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父親的衣缽傳承
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案頭經常翻閱的《清史稿》、《江忠源集》、《高陽全集》等,蔣愛軍的擔當意識,還來自父親的衣缽傳承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像所有的牛人,包括江忠源在內,都有一段叛逆的青蔥歲月一樣,蔣愛軍初中三年級之前,也屬于半個“問題學生”,具體來說,就是典型的“偏科偏廢”,外加玩心太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他既喜歡名人傳記、歷史典籍,可以徹夜捧讀,也熱衷書法,從6歲開始,臨摹顏真卿、歐陽詢、柳公權、趙孟頫的字帖近10年,卻又對“數理化英”等主課,頭痛不已,如鬼神敬而遠之,甚至有些課本,從年頭到年尾,簇新挺括,翻都懶得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仗著家里有幾個小錢,蔣愛軍逃學曠課是常事,游戲廳、臺球廳、錄像廳卻是???,被重視應試教育成績、恨鐵不成鋼的老師,譏諷為金石鎮(新寧縣城關鎮)“三廳長”、“已經預定了紈绔子弟、古惑仔名額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中考放榜,蔣愛軍毫無意外名落孫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遭此當頭棒喝,盡管是半個“問題學生”,說一點都不傷心難過,也是假的,但蔣愛軍選擇的方式是逃避,是“鴕鳥戰術”,他悄悄收拾好衣物,從老爸錢包里摸了100元錢,溜到鄉下的小姑家,“盡享林泉之樂”,放飛心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這天下午,蔣愛軍花10元錢叫了臺摩的,去白沙鎮楊溪村散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夫夷江畔的楊溪村,有一個新寧人為之自豪的江家祠堂,江忠源和他6個弟弟(忠濬、忠濟、忠淑、忠義、忠信、忠珀),從這里走向長沙、走向全國,先后效死疆場,建功立業,真正闔家英雄,滿門忠烈,平均壽命僅38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蔣愛軍逛江家祠堂,至少幾十次,這一次卻格外傷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首位駐外使節郭嵩燾,和江忠源是長沙鄉試的同年(同一年考中舉人),也是肝膽相照、相互砥礪的好基友,管仲和鮑叔牙的管鮑之交的同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江忠源殉國后,郭嵩燾不僅寫下《贈總督安徽巡撫江忠烈公行狀》《新寧縣江忠烈公祠記》《江氏義塾記》等文章,還于翌年來到白沙鎮楊溪村,探望江忠源的老母,“凄涼哭寢門”,寫了催人淚下的《展江中丞故居,感賦六首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蔣愛軍默念郭嵩燾的“舒廬未可棄,一死抵張巡;世亂才須惜,人亡國亦屯”,唏噓感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回頭又見夫夷江碧波千頃,奔涌北去,不由得觸景生情,奮力吐出一口老痰,惡狠狠怒罵:“嫐他娘的逼!都是新寧伢子,為什么江家七兄弟可以建功立業,老子卻連高中也沒得讀???老子不甘心!老天太不公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蔣愛軍的一舉一動,并沒有逃過他爹老蔣的法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老蔣之所以按兵不動,任由兒子當“鴕鳥”,是有自己的想法。
                    首先老蔣并不認為不讀高中、不上大學,就一定是滅頂之災,他太清楚自己的兒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永久免费A片在线观看全网站,国产丝袜在线精品丝袜不卡,欧美V日韩V亚洲V最新在线观看,LINODEIPHONE国产免费